兴兴兴兴兴兴兴儿

底线张艺兴

想念

推荐BGM:BTOB-그리워하다 (想念)

现背

单恋(?)的故事

ooc

参考
131019smtown
140601香港一巡
150917而立·24
171031见风
170724建军大业见面礼



刘昊然喜欢张艺兴。
在挺早的时候,刘昊然甚至还没成年。
那个时候韩流刚刚来到中国,他在北舞附中里经常能听见女同学一群一群地在讨论什么Super Junior,BIGBANG,SHINee,f(x)……
那时他也凑热闹地去看过她们收集的照片、海报,听她们给他科普这是谁,这又是谁,那又是谁,但他总是脸盲,看着图片上的人哦哦哦一通,下次还是不记得这是哪位。
后来女同学们讨论的对象又多了一个,叫EXO.

“这什么名字?”凑巧路过的刘昊然满脸疑惑,“什么xoxo的,海鲜xo酱?”
旁边的女同学佯装生气地拍了他一巴掌,几个女孩子低声笑开来。
“一个行星的名字啦,EXO PLANET,简称E-X-O,读的时候e不发音!”
“噢,噢,这样。”
怎么这些韩国团体名字都这么特别,刘昊然在心中默默吐槽,扫了一眼女孩子们摊在桌上的照片,视线在一个烟花卷上多停留了一会儿,便不甚在意地走开了。

“啊啊啊!他们太帅了吧!”
下课的时候刘昊然又看见好几个女孩子聚成一堆,但又和以前不太一样。
本来聚成一堆的人分成了两半,分散在两边。
刘昊然有些奇怪,问身边的同学:“她们怎么分成两块了?”
“好像是这边喜欢那个新的叉欧酱,那边还喜欢以前的super什么的,就分开了。”男生小声跟他科普,“女孩子嘛,诶,不懂。”
刘昊然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探头看看离他近的女生桌上的图片。
照片不大,上面的人倒挺多。
他粗略地看了看,发现一个眼熟的烟花卷。
明显是烫过的头发蓬蓬的看着十分松软,卷曲的刘海柔顺地搭在额头挡住一点眼睛。衣服上蓝色的亮片衬得他很白,脸上有个小小的圆点,整个人看起来乖乖的。

“他……这是酒窝吗?”刘昊然不自觉地小声问出口,恰好被旁边的女生听见。
“是酒窝!超可爱的是不是!”女生激动地小声说着,声音一度在破音处徘徊。
“对对对对对。”刘昊然一看女生这阵势顿时点头如捣蒜,被满意地放了出去。
一点点吧,不过酒窝看起来很好戳。
思绪飘飞了一秒,又迅速被他忘在背后。

高一的时候,他被陈思诚选中,去拍了《北京爱情故事》。
其实一开始他还有点懵,后来慢慢地,在“宋歌”这个角色的带领下,来到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同一年,他在同学的手机上又看到了那个有酒窝的男孩。
他的发型已经变了,染成了栗色,头发剪了,没再挡着眼睛。白色的T恤印了一只小兔子,衬得他本人也像一只活泼的小兔子。
其实造型变化挺大的,但刘昊然就是一眼将他认了出来。
大概是确实如以前的那些女同学说的吧,真的很可爱。
手机中的视频播放着,小兔子蹦蹦跳跳地跑啊跑,脸上挂着甜甜的笑,照片上的小圆点清晰了,他轻而易举地看清了他脸上深陷的酒窝。
那天他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张艺兴。
刘昊然那年生日的时候许了个小愿望,有关女朋友。
他生日过去不到两个星期,那个丘什么比特就开开心心地给他射了一箭,把一个男孩推进了他心里。

其实要分清追星的喜欢和对一个人的爱慕有点难,可能有同性的因素在里面,反正刘昊然一开始没分出来。
那时候他只觉得,天,我觉得自己要追星了。
但拿到手机捣鼓捣鼓,又对微博上那些热情的粉丝们的行为不太感兴趣。

只是点开有关于他的视频时脸上会忍不住带上笑,乐意看别人宠他心里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堵着。
会有时梦见他,会在乱七八糟的草稿纸上突然心血来潮写他的名字又觉得自己奇怪却最终也没舍得擦掉,会在路过女生的桌子旁边时忍不住看一眼有没有他的照片。
会在男同学抱怨女生们追星的时候不再加入而是笑笑,会在女同学跟他开玩笑说一起追星的时候半真半假地说好尽管被别人甚至自己都当成玩笑。
会在一次知道他来北京的时候偷偷地跑去机场,隔着人流远远地看了他一眼,却把这个他以为并不重要的一眼梦了好几天。

就这么过了一年,刘昊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没时间去思考一些时候堵在心里的情绪有没有什么不对,因为北爱火了,他也火了那么一小把。
当然了,也只是一小把,但也有更多的事情要去考虑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偷偷地跑去看了一场EXO的演唱会。

抢到的位置挺前,他用口罩帽子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装作一个男饭。
其实他们的歌他都只会哼几句,更别说应援了,整场只听周围的女孩子尖叫了。
当然,还有看张艺兴。
他感觉自己谁都看不见,只看到了这么一个人。
过后他会想起这天,还是觉得恍惚。
他一个人跑来了香港,谁也没告诉。他拿着用自己先前偷偷攒下来的钱买的票,只为了见一个很遥远的人。
他从头到尾像块木头,在一群激动的女孩子里显得有些突兀,眼睛却一直追随着台上的人。
张艺兴的头发染回了黑色,有一段时间了,他在微博里看到过。
但他还是觉得,这也太好看了。
特别是中途张艺兴跑过这边时和他对上视线,笑了一下的时候。
好看到耳边的嘈杂他都听不见了,只听见自己变得不稳重的心跳声。

一下一下,震得他脸红。

或许这种感情很好笑,虚无又缥缈,他却束手无措。
一开始他费尽了心思想把这种莫名的悸动压到心里去,但效果微乎其微。
初次的心动后他的生活就乱了套,到处有张艺兴的地方都变得不寻常。

他避无可避地在听到别人提到那人的名字时屏息,偷偷将自己拍下的还算满意的他的照片洗出来收藏,于漂亮的白纸上一遍遍落笔他的名字,在孤独一人时脑中浮现关于他的一幕一幕,甚至在他被黑得厉害的时候开小号去维护他。他还会在那些无法启齿的梦里遇见他,在一个个喘着气醒来的清晨里想念屏幕里的他,想念肉眼见过的他。
在那些他深夜看他综艺的时候,他被逗笑的时候也会妄想能不能成为在他身边的人,视频里的他流泪时想穿越时光和空间到他身边去,在他和女生略带尴尬地互动时会酸涩地想这是不是代表他们有可能。

在那个大家谈及同性恋只会偷偷捂着嘴笑或露出嫌恶表情的时候,他毅然决然地承认了心底的感情,在遥远的地方注视遥远的人。

那些寂静的一个人的时刻太多了,在片场中场休息的时候、结束当天拍摄的时候、空闲在家的时候……甚至是周围有很多人的时候,也会突然觉得自己孤立无援。
这时候他总会想很多,有时候想他自己,有时候想张艺兴,有时候想他和张艺兴。

他曾经想过,如果当初没有去到北舞附中,自己会是怎样的。
或许会坐在高高的书堆里,做卷子做到深夜十二点半;会紧张地等待一次月考的成绩,有时怀疑自己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聪明;会为了学习焦头烂额,可能会更加辛苦。*
但也可能还是会遇到这么一些同学,一些喜欢韩流的同学,又在他们的照片里意外地看见了那个温温柔柔的男孩子。
又不可避免地喜欢上他。
对,他想,就算他当初没有去北舞,一切都可能变得不同,但他还是觉得,自己会喜欢上他。
一定会的。




刘昊然翻过张艺兴的而立,很多很多次。
他仔细品读他的每一句话,看着他的描述忍不住笑露出虎牙。他摩挲着每一张图片上的人的轮廓,看那些他不曾了解过的时光,心软得一塌糊涂。
后来在他红起来之后,工作室问他出不出一本半自传的写真书之类的东西时,他毫不犹豫地点了头。
出于私心,他和自己的团体提了一样的工作室和特约编辑。
这是本送给粉丝的书,送给自己的书,他藏了无数的小秘密进去。

比如,每个他记忆里存在张艺兴的地方,他都写了下来,尽管没有把他写进去。
他跟不太上潮流,对电子产品接触得晚,不怎么了解韩星,却知道这么一个张艺兴。
他第一次去网吧,没有打游戏,却偷偷地搜索了张艺兴的名字。
喜欢看第一遍看完一知半解,甚至看不懂要再看,看完之后自己有思考的电影,又反反复复地看过张艺兴在主演或客串的电影里的片段。
不怎么喜欢买衣服,却有偷偷地想买张艺兴的同款。
不擅长长时间人际交往,又喜欢了他好几年。
判断喜欢的方法,只来源于一个人。
很少在其他人身上感受到的深情,逐渐地在对心中珍视的人的凝望里了解了。
他的手机用得不多,以前主要作用是看小说,却也藏着一个小秘密。*
一个年轻男孩的,隐藏至今的,小秘密。


他们后来的一次交集,其实很意外。
刘昊然的团队问了他去不去拍一部红色电影,他本身就对军人感兴趣,参加过真正男子汉后更盛,便答应了。
没想到他也参与了这部电影。
拍戏的时候他们没有交集,戏份没有重合的部分。
他也不是一开始就知道的,后来听片场工作人员说起才知道他也有在。
他们说他很敬业,最后的爆破戏拍的很好。
听到爆破刘昊然心里微微地揪起一些,忍不住左右乱想,只好跟一旁的人聊天来转移自己注意力。

后来发布会的时候他们终于见面了。
今天的张艺兴把头发梳了上去,染了的头发还没染回黑色,看上去比上次他见他时要瘦了。
但距离他上次见他也过去很久了,明星实在不是一个轻松的职业。

他觉得他的肩膀更有棱角了,黑色裤子包住的腿又细又长,显露出小腿匀称的弧度。长相有了一些变化,刘昊然说不上那是什么,但是他觉得,他更好看了。在岁月的磨砺下,他越发出挑,越发扰乱他的心跳。
他眼睛总是会不自觉地往张艺兴身上瞟,又害怕被记者记录到他的心不在焉,又只能把自己的注意力硬是转移到聊天上。
可身边的马天宇不知道他的心事,边和他说话边随意地听着其他人说话,在听到张艺兴发言时一些有趣的话语后很自然地跟着笑,他却做不到。
太在意了,所以连一个正常的反应都给不了。

坐到下面看试映的时候,他们的座位是挨着的。
刘昊然抱着心底无人知晓的雀跃去到了张艺兴旁边,本想好好地打个招呼,却在对视的时候紧张得只是木着张脸向他点了点头,有些慌乱地避开了他温和的视线。低下头他就后悔了,哪有自己这么打招呼的,而且脸上还一点表情都没有,太丢人了。
可他抬起头却发现张艺兴还在看他,清澈的目光里像是有打量和好奇,甚至在他们重新对上视线时对他稍稍歪歪头,颊边的酒窝若隐若现。
一如当初,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心动时,他的模样。

之后的刘昊然心里很乱,正襟危坐地把手放在膝盖上,手指揪着自己的裤子。
他不敢看他,明明坐得那么近,他又觉得他们之间那么远。
他不敢侧头。
明明只要侧头,就能看见他。
看见他分明的下颌线,丰润的下唇,挺拔的鼻梁,说不定可以望进他温柔的眼睛。

那是他喜欢的人,喜欢了很久的人。

他心里一团乱麻,惶恐地捧着自己的心意,那个扰乱他思绪的人就在眼前,他却胆怯地不敢向前。
他绷紧了背脊,后面的粉丝看不出下面人的纠结,他们和不曾谋面过的演员一样,从头到尾没有人转过头,没有人开口说一句话。
刘昊然僵直着身子,只有他知道自己的目光一直是失焦的,没有落在前方的任何一处地方。

他满脑子都是身边的人,一点他身上的香味飘过来,似有似无,却足够使他的大脑迟钝下来,嘎吱嘎吱地转动的画面离不开他见过的他。
机场里,演唱会上,屏幕中,他眼前。
那些潜滋暗长的喜欢活跃起来,啃噬着他的心脏,带来密密麻麻的细微痛感。
但没有人看出来他的不对劲。

忽的,他听见身边的人问经纪人能不能去洗手间。
刘昊然微微地转了一下脖子。
他好像听到那个人的经纪人说了话,紧张下他握了握拳,自己先跑了。
如果去洗手间的话……嗯,可以偷偷看看他吧。
他头都不敢回,耳尖有些发红。
冲到洗手间,他迅速解决了生理问题,磨磨蹭蹭地洗着手等张艺兴。
张艺兴很快也进来了,打开门的时候像是没想到里面有人,还是刚刚坐在自己旁边的人。他愣了愣习惯性地抿出酒窝,却在看清面前的人是谁后,冲刘昊然露出了一个蔓延到眼睛里的实实在在的笑。

合照的时候他们又站在一起。
刘昊然余光瞥见他拿了两个红星抱枕,但身边的人都已经拿到了抱枕,他扭扭头发现无人能给,有些茫然地把两个抱枕都拿在手上。
刘昊然心里不禁有些好笑。
暗暗的期待在他心里生根发芽,他希望他能问问他,虽然他手上有了抱枕…但他愿意帮他拿一个抱枕。但最后张艺兴没有对任何人开口,就抱着两个小红星拍照了。
他有点失落。
后来要拿着红旗拍照,他们站得刚好在中间,就分开了,一人捏着一边旗角。
他始终执拗地不肯转过头,直直地盯着镜头,任谁都只能看见他冷淡的侧脸,和下颌骨上那道浅浅的疤。

在2017的最后几十分钟,他打开了手机,不停地刷新着新的动态,等他想看到的人的舞台。
他试着随便点开了一些别的歌手的表演,却始终觉得没什么意思,甚至有点昏昏欲睡。
直到张艺兴的视频终于出现。

他现在的造型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从懵懵的可爱,到现在眉宇间都是自信,画着眼妆的眸子看过来,又邪又魅。
但刘昊然知道,他也一直没变。始终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力度,赏心悦目的舞蹈,依旧清亮干净的嗓音,和他表达方式有所变化却保持至今的温柔。
一看到张艺兴三个字刘昊然就来了精神,点开视频后耳机中传来的熟悉的背景音乐去了刘昊然大半的瞌睡。他精神抖擞地坐起身来,坐直以后又觉得自己有些好笑,忍不住看着那人的侧脸弯了眼睛。

旁边有工作人员在走动,在闲聊,他却在闷热的后台里,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那一方小小的屏幕里。
他拿起刚刚等待时放到桌子上的眼镜,随意地架上鼻梁,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里的人。
表演不短,但刘昊然却觉得,太短了。
短到他都还舍不得移开视线,那人已经不见了。
短到一下子,就把跨年夜唯一的期盼看没了。
短到他都不想跨这个年,不想给他又一年的暗恋画上句号。

不知怎的,他忽然想起之前无聊打开手机上的音乐软件时听到的韩文歌,和它的歌词。
它的名字叫《想念》。
他其实很少会去听韩文歌,最多就是为了张艺兴去听他们团体的一两首歌,但也听的不多。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停下那首歌,而是继续任由那些他听不懂的语言闯入他的世界。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莫名其妙地点开了那首歌的歌词,又在听完整首曲子后点了收藏,让他成为了他歌单里格格不入的韩语歌。
但那些歌词的翻译,好像从未忘却。

……
想念着你 一天过去了 想念着你 一年流逝了
我就这样活着 想念着你 想念着你
……
我至今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 你的衣着和你的发型都准确的记忆着
I pray for you every night and day(我每天都在祈祷)
I hope that someday soon I can see you once again(我希望不久 我就能再见到你)
至今还存在于我心中的你
……
想念着你 想念着你

他每天都在想念他。
在近在咫尺的时候,在遥远到无法触及的时候。
想念着他,想念着他。
从几年前的心动开始,到如今不为止。






*处参照《见风》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