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兴兴兴兴兴兴儿

圈名林曦颜 底线张艺兴

Adonis Baby 6


很多唐人街探案剧情

大量原作台词出没

文笔很烂

标题出自《Bloodstream》—Transviolet歌词

ooc

私设如山

昊然一紧张就会有点口吃(大概吧)

6

屋内的气氛很奇妙,阿香正打量着坐在沙发上手乖乖地搭在膝盖上的张艺兴,刘昊然还在生唐仁的气,脸上写满了“我不高兴”四个字;唐仁溜溜地转着眼珠偷偷瞄着刘昊然,又有时看向张艺兴。

“你说,你想跟他们合租?”阿香打量了好一会儿眼前白白净净的人,一脸怀疑地问。

“嗯。”张艺兴点点头,“我被我之前工作的地方赶出来了,租不起之前的房子,然后跟昊然刚好是朋友,就过来找他了。”

“他是你朋友?”阿香转头,问还气鼓鼓的刘昊然。

刘昊然眼睛闪烁了一下,垂下眼点点头,眼角漏出他尚未褪尽的莽撞。

“他是我朋友。”

“行吧。那你打算租多久?”阿香虽然还是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孩有些疑惑,但还是选择收纳下他。

“一个月。”张艺兴笑着回答道,嘴边的小窝深深地陷下去。


张艺兴和阿香到一旁去说租房的事了,只剩唐仁和刘昊然坐在客厅。

“你还能去哪里呀?”唐仁开口打破沉默,“反正还剩下十一天,你看我不开心,就少看。我再陪你玩十一天,也算是能交差啦。”

唐仁顿了顿,看了眼正在交租房费用的张艺兴。

“而且,他也可以陪你啦。人家说不好对你有意思呢,好好珍惜机会啦。明天就陪你去大皇宫。”

刘昊然嘴唇动了动,还是将想说的话咽下肚。


刘昊然走进房间想将他的箱子和背包放回原处,却意外地看到了一个不是他的行李。

刘昊然一愣,身后便传来张艺兴的声音。

“你好呀,我的室友~”


刘昊然红着耳朵僵着身子把行李箱放到了桌子上,又放到了地上,又拿上桌子,又放了下去,循环反复,最终自暴自弃地坐到椅子上用手捂上了脸。

“怎么了?我这么可怕?”张艺兴看着刘昊然从得知他们要住同一间房时到现在的反应,不禁有些好笑。

“没有的事。”刘昊然的声音闷闷地传来。

“那你在干什么?”

“我、我无聊,锻炼身体。”

张艺兴听到刘昊然的解释后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想了想又问他。

“今晚同床睡?”

“啊?啥?什么?”刘昊然一惊,原本捂着脸的手拿开,还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

“问一下而已嘛,那么紧张干什么。”张艺兴偏头向他眨了眨眼。

“噢、噢。”刘昊然又把手捂上自己的脸。

好像脸更烫了呢。


刘昊然跟张艺兴一起打好地铺之后,就二话不说瘫了上去。

“你,睡床去睡床去。”刘昊然催促着张艺兴,却又避开那人的视线,装作脸不红心不跳满不在乎。

“好。”张艺兴的声音又染上些许笑意,像夏日里清凉的汽水,打开还欢快地滋滋冒着气泡,听着就心情愉悦,“谢谢。”

空气中又有不明不白的暧昧分子在偷偷发酵,刘昊然躺了一会儿之后又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飞速地起身从行李箱拿了东西又迅速闪身出了房间去到过道,留下一句“我去洗澡了”便消失在张艺兴的视线里。

真可爱。

张艺兴坐在还存留着些许刘昊然气息的床上,酒窝深深地陷下去,看着外面的过道如是想道。


屋内萦绕着夏日的热气,地面微凉,紧贴着刘昊然手臂的肌肤,安抚着没有空调的燥热。

“昊然。”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刘昊然发呆着发呆着也没有睡着,张艺兴却忽然开口喊了他名字。

“怎么了?”刘昊然很快便给出回应。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张艺兴的声音有些沙哑,带上了些难以觉察的笑意。

睡不着啊。刘昊然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想着你一点都睡不着。

又过了一会儿,张艺兴又开口。

“快睡吧。”

微低沉的汽水音轻轻地飘进刘昊然的耳朵里,他慢慢升腾起一阵困意,在半恍惚状态下翻了个身,便睡着了。

张艺兴听着刘昊然变得平缓的呼吸声,也慢慢陷入了睡眠。




tbc.









写长篇好困难啊 哭泣

Adonis Baby 5


很多唐人街探案剧情

大量原作台词出没

文笔很烂

标题出自《Bloodstream》—Transviolet歌词

ooc

私设如山

昊然一紧张就会有点口吃(大概吧)

5

唐仁趴在玻璃柜上满面精光地看着下方摆放着的金饰,眼里尽是对其的渴望。观察了一会儿后,唐仁指着有八卦阵图案的项链对店主说:“介个啦!”

唐仁拿着店家从柜子里取出的链子笑得满面春光,转头问身后的刘昊然:“怎么样啊?”

“好……”刘昊然的评价还没说完就被唐仁打断了。

“好看吧?”唐仁开开心心地端详着这条项链。

“好丑。”刘昊然接着把话补充完整。

“小孩子懂个屁?”唐仁敛去刚刚的兴奋,不屑地说道,又转头摆弄起手中的链子。

“强叔,”唐仁又笑起来,语调上扬,“给打个折吧。”

店主给唐仁优惠后,唐仁乐呵呵地比了个大拇指,又扭头过去向刘昊然开口。

“再借一次啦。”

“什么?”刘昊然奇怪地问。

“这就是破案用的啦,快点啦!”

刘昊然有些生气地把钱往唐仁手里一扔,转身走了。

晚上唐仁没有来找刘昊然,刘昊然回去以后就生着闷气去洗了澡,早早躺上了床,却因为今天的事情烦躁得有些睡不着。

还说自己是侦探,一天到晚干的都不知道是什么。刘昊然暗暗想道,心里不停地吐槽着唐仁。什么表舅,呸。

想着想着,早上关于张艺兴的记忆又涌进刘昊然的脑海里。不过……那个偶然遇到的人,倒真是好看又温柔,可惜连联系方式也没有呢。

仔细回想着,鼻尖仿佛还萦绕着那人淡淡的香气……刘昊然的脸有点烧,张艺兴就像一个恼人的捣蛋鬼,轻轻地,将他的心挠得痒痒的。

刘昊然把被子盖过头,捂住耳朵,试图盖住他有些失控的心跳声,却无济于事。

我是直男。刘昊然紧闭着眼睛默念,仿佛这样就能掩饰他的失态。不觉间,刘昊然便睡着了。

刘昊然醒来时还早,清晨的阳光从帘子里透进来一些。

今天也是个好天气啊。刘昊然眯着眼睛盯了一会儿那一点阳光,没头没脑地想道。

刘昊然没有看见唐仁,自己去找地方吃了个早餐就回到屋里随便晃荡。

他房间的墙上贴了很多各种各样的纸,刘昊然仔细地看着上面的内容,最终驻足在书架前,皱起了眉。

傍晚的时候唐仁才回来,一上到房间就看到正在收拾行李的刘昊然。

“干什么?”唐仁迈大步子走上前去。

刘昊然刚好将箱子的拉链拉上,拿起行李箱和自己的背包。

“人不大,脾气还不小啊。”唐仁走到刘昊然跟前,语气有些尖锐。

“你去哪里啊?”见刘昊然不为所动,唐仁只好缓和了语气问他。

“我最恨骗子。”刘昊然根本不看眼前的唐仁,声音低沉。

“我怎么骗你啦?”唐仁微皱着眉问他。

“你是侦探?”刘昊然看向唐仁。

“如假包换啊。”

“买链子是为了破案?”

“当然啦,嘁。”

“不是为了给你那女房东过生日?”

“你怎么知道?”唐仁一下懵了。

刘昊然将箱子粗暴地放到地上,将唐仁拽到挂在墙上的日历前,指了指用爱心圈起来的旁边写着一个香字的日期。

“接我迟到,打牌去了吧?”

“你又知道?”

“你那天身上烟味很重,眼睛里都是血丝,指甲里都是泥垢,尤其是右手。左手被烟熏黄但你平时用右手抽烟。裤子右腿比左腿脏,裤腿被磨得发亮,这些特征组合在一起,只能产生一个行为——”

“打 麻 将。”刘昊然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

唐仁咽了咽口水来掩盖他心里的紧张。

“小说里学的?”唐仁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是不是?”刘昊然直接忽视了他的问题。

“那天我……我平时还是有很多案子的啦!”唐仁还是强撑着解释下去。

“比如?”

“调查失踪人口啊。”

“找猫狗?”

“跟踪嫌疑犯啦。”

“抓小三?”

“押送重要物资啦!”

“送快递?”

“靠你都知道?”唐仁一下编不下去,干脆破罐子破摔。

刘昊然不说话,把唐仁拉到书架前。

“都是中文的。”他指着书架上标记着案子名字的档案,语气加重,夹杂着些许不屑,“你实在是太low了。”

刘昊然转身去拿起行李箱头也不回地往外冲,踏踏踏就下到了门口,用力地拧开门把手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刚打算按门铃。

“……张艺兴?!”刘昊然在看清来人后脑子一片空白,控制不住地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唐仁正好跑下来追刘昊然,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在抬头看见现在门口的人后大叫起来:

“lay?!!!”

tbc.








虽然我觉得我写得确实很一般

但看到大家的心心真的好感动TT

感谢大家的认可TT

Adonis Baby 4


很多唐人街探案剧情

大量原作台词出没

文笔很烂

标题出自《Bloodstream》—Transviolet歌词

ooc

私设如山

昊然一紧张就会有点口吃(大概吧)

*本章没有艺兴


4

曼谷的唐人街充斥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与车辆,喧哗的人声给它更添一份热闹。

“唐仁,来约牌啊!”一个中年男人叼着根烟,冲走过的唐仁喊到。

“一周后再说啦,没档期了!”唐仁大声地应答道,又跟着一路上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打招呼。

刘昊然跟在唐仁后面,看着唐仁跟一个个人搭讪,小心地避开着周围的小摊和行人。

“哎,”唐仁突然转身搭上刘昊然的肩膀,由于两人身高差刘昊然被迫弯下了腰,“记住,以后千万别叫我表舅啊。”

“为什么?”刘昊然看着唐仁问道。

“哪那么多为什么,这里的人都以为我是九零后啦!”唐仁降低了音量,向刘昊然解释。

“那我叫你什么?”一直被压着不舒服,刘昊然直起身子再向唐仁问道。

“叫我小唐啊。”唐仁说道。

“你叫我呢?”刘昊然又问道。

“老刘!”唐仁灵光一闪,音量不自觉地提高,喊出了这个名字。


“我帮你安排好了这两周的行程啦!明天你先休息,后天就带你去大皇宫啦!”唐仁坐在早餐铺里,给刘昊然展示着泰国的许多风景。

“我想看暹罗连体人。”刘昊然看着坐在对面边吃早餐边给他看泰国名胜的明信片的唐仁,眼睛瞪得圆圆的,憨憨的可爱。

“什么东西?”唐仁在听了他说的后一脸疑惑地问道。

“埃勒里·奎因,侦探小说。”刘昊然向他解释道。

唐仁吃完早餐,抽了张纸巾擦了嘴便收起桌上的明信片,站起来。

“我听你婆婆说,你经常喜欢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小说和电影都是唬你们这些小孩子啦。你要喜欢侦探,马上陪我去办个失踪案。”


刘昊然戴着耳机,双手插裤袋,懒懒地跟着唐仁走着。

唐仁领着刘昊然来到了一个卖宠物狗的地方,一只只打量着笼里的狗。忽然,他停下脚步,视线锁定在一只白色的小狗身上。

唐仁买下这只小狗,又将它带去剪发廊,经过一番梳洗打扮,小狗被洗得干干净净,毛发上却多了好几处黑色的斑点。

“Surprise!”

唐仁来到一户人家前敲了门,在主人打开门之后将小狗举起来大喊,整张脸都笑得皱起来。

“王婆!你的儿子找到啦!”

“斑斑!”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看见小狗后朝它激动地叫道,满脸慈爱地抱过小狗。

唐仁在一旁嘿嘿地笑着,对现在的场景非常满意。

“斑斑!”王婆仍有些激动,却慢慢皱起眉来,转头向唐仁问道,声音明显沉下去,带着浓浓的忧虑,“怎么变样了?”

“瘦脱相了嘛,你喂两天就好啦!”唐仁仍是冲老人笑着,随口编了几句跟她解释道。

“怎么不认识妈妈了?”王婆还是皱着眉,语气仍是低沉。

唐仁僵笑着走上前去偷偷拧了一把老人怀里的狗,小狗便叫了起来。

“认识了,认识了,认识了吧!你看!”

刘昊然看着唐仁的举动,无奈地叹口气转过头去。

王婆被小狗逗得开心起来,充满爱意地抚摸着小狗的背脊,抬头向唐仁道了谢。

“王婆,我要去办大案子,我要先走啦!”唐仁脸上还是堆满了笑意,却比划出付钱的手势。

唐仁高兴地走在前头数着手中的钱,刘昊然开口叫住他。

“表……”

唐仁收住步子,猛地转过头去盯着刘昊然。

刘昊然也停下来,马上收住嘴,一脸不情愿地改口。

“小唐。”刘昊然又向前走去,脸上还是带着些许不情愿,也有几分是对刚刚他所做的事的不满。

“你这属于诈骗。”

“你懂个屁。”唐仁跟上刘昊然,嘴上不忘反击道,“我这叫关心老年人心理健康,你管他黑狗白狗,能让老人开心就是好狗啦。”

“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啦。”唐仁从手中的钞票里抽了一张给刘昊然,还了在剪发廊向他借的钱。

“这就是你说的案?”刘昊然拿过钞票,对唐仁的行为依旧不满。

唐仁转身,跳起来用手中的钞票砸了一下刘昊然的头,“急你个头啊!我现在就带你去办大案啦。”

唐仁又继续往前走去,刘昊然尽管对他非常怀疑,但还是选择继续跟他去往下一个地点。


tbc.









我写东西好拖沓啊/窒息

Adonis Baby 3


很多唐人街探案剧情

大量原作台词出没

文笔很烂

标题出自《Bloodstream》—Transviolet歌词

ooc

私设如山

昊然一紧张就会有点口吃(大概吧)



……

3

阳光从绿叶的缝隙中溜出来,落在底下两位少年的头上,在地上剪出他们的阴影。



张艺兴正站在唐仁给的地址的屋子前,看着台阶上的刘昊然,微微歪头笑着。



“我要走啦,我的衣服你先替我保管着吧,等哪天我想要了就找你拿回来。”



睫毛落下的剪影扫在他眼睑处,由于身高差而更加扩大的上目线让刘昊然眼里的张艺兴更加乖顺,一笑带起的酒窝也为他多添一分少年气,灵动又迷人。



“还有你的衣服,等我想还给你了,我就来找你,把它们还给你,好不好呀?”



张艺兴对着他笑得温和,眼底是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柔缱绻。



“好。”



刘昊然一不小心望进他的眼里,那狭长的眸子让他心神都被扰乱,无论他说的什么都只想答应。



“下次见,拜拜~”



张艺兴向刘昊然挥挥手,转身离去,不过一瞬,便隐进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看不见踪影。可连他都也许未察觉,甚至本人也不自知,另一位少年心里早因他泛起涟漪,久久不平。







门没有锁,刘昊然一拧就开了,应该是唐仁醒了以后给他开的。屋内没有开灯,有些昏暗,刘昊然沿着楼梯上了二楼,在房间外阳台过道尽头的男浴室找到了唐仁。



刘昊然刚发现唐仁的时候,唐仁正趴在墙上,从一个小孔中不知往哪里看着些什么。



“唐仁,我回来了。”刘昊然给他丢下这句话便准备离开,唐仁却像是被吓了一大跳似的,蹦起来把刘昊然的嘴捂住带到一旁的过道。



“嘘,小声点,没看到我现在在忙吗?对了,你昨天去了哪?怎么突然就不见啦?还现在才回来,知不知道这里是外国,走丢了我怎么和你婆婆交代啦。”



唐仁压低了声音问刘昊然,一连串他标志性的口音撞入刘昊然耳朵里,和张艺兴清亮的汽水音形成鲜明的对比,刘昊然心里突然升起一阵烦闷感,甩开了唐仁的手才开始回答他。



“昨天喝醉了,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被别人捡了回家。”刘昊然顿了顿,又说道,“亏你还是我表舅,都不管我的。”



“哎呀,我不也喝醉了吗,对了对了,是谁带走你的啊?”唐仁又问道。



“一个长得很白的男生,中国人,头发有点小卷,笑起来还有酒窝。”特别可爱,刘昊然在心里补充到,“他的名字叫……张艺兴。”



“小酒窝,白皮肤,还有小卷毛的中国男生……是不是鼻梁特挺,长得特乖特好看?”唐仁像是想到了什么,抓着刘昊然的的手臂急忙问道。



“是啊。”刘昊然看着神情有些兴奋的唐仁,有些疑惑地回答道。



“你小子有艳福啦!一听你这描述,除了曼谷的同性恋酒吧里最出名的舞者lay还能有谁!”唐仁神情激动地说道,脸也有些红起来,“那人在台上那一个让人欲罢不能,下了台就可冷淡啦,管他高的瘦的矮的胖的都没人搭讪成功过,他竟然带你回了他家,还告诉了你他的真名!”



在听到“同性恋”三个字后刘昊然心里一惊,耳廓不受控制地染上红色。为了不让唐仁发现自己的不对劲,他马上接话:“不、不是,你喜欢他啊?那么激动干嘛?”



“哎呀,我不喜欢男人啦,但是他长得真的很好看啦,你小子真的有艳福啦!”唐仁使劲拍了拍刘昊然的肩膀,嘿嘿地笑着。



突然,一只手从背后伸过来拧住了唐仁的耳朵,将他往外拖。



“你刚刚在这干嘛呢?是不是又看我洗澡了?那么大声响当我听不到呢?”



一个清爽干净的女声响起,声音的主人是一位穿着橘黄色裙子,身上有几个纹身的女人。她的每个动作都透着一股自成一体的风韵,像是风骚,却更像是那肆意舒展的娇艳的花。



“哎哟哎哟,别别别别拧,疼疼疼疼疼!”唐仁痛得整张脸皱在一起,嘴里不停地和女人说着求饶的话。



女人松开唐仁的耳朵,抬头看向一旁被这突发情况有些吓到的刘昊然,忽然开口问道:“你谁呀?”



“我、我是他表……”



“表弟!”唐仁快速地打断刘昊然的话,替他回答道,“他是我表弟!”



随后,唐仁一扫刚刚被拧耳朵的狼狈,脸上满是光彩,激动地向刘昊然介绍他旁边这位长得好看的女人。



“知道这位美丽、高贵又善良的人是谁吗?她就是我的女房东啦,唐人街第一大美女——阿香!”



阿香打量了一下刘昊然,又偏过头来看着唐仁问道:“这是你表弟?”



“嘿嘿,和我一样帅,对不对?”唐仁走到刘昊然旁边顺带搭上他的肩膀,指着两人的脸,冲阿香嘿嘿地笑着。



“帅不帅我不管,但要再让我逮着你偷看我洗澡……你就死定了。”阿香一毛巾向唐仁甩过去,转身走了。









tbc.

Adonis Baby/完美宝贝

很多唐人街探案剧情

大量原作台词出没

文笔很烂

标题出自《Bloodstream》—Transviolet歌词

ooc

私设如山

昊然一紧张就会有点口吃(大概吧)

本章艺兴家参考《而立·24》

1

“唔。”

刘昊然从混沌中醒来,头疼得快要裂开。睁眼,一个宽敞的房间映入眼帘:白色的窗帘透出阳光,落在木质地板上散成光斑。

令他惊讶的是,他正抱着这一个熟睡的男孩:

微微卷曲的刘海柔顺地搭在前额,让他看起来十分乖巧;高挺的鼻梁下是粉嫩的唇,丰润的下唇中间有一条深深的沟壑,显得他清纯又无害。而他身上淡淡的香气,向刘昊然证明着这是他昨天最后失去意识前遇到的那个人。

刘昊然的大脑还未从昨日的醉酒中完全醒过来,以至于他只是茫然地盯着在自己怀里的人儿。忽然,昨天喝太多酒而导致的反胃感涌上他的喉咙。

他不顾此刻奇异的场景,松开抱着的男孩,下了床跌跌撞撞地寻找洗手间,没有发现床上的人在他下床那一刻就睁开了眼睛,注视着他的背影扬起嘴角,漩出一个浅浅的酒窝。

走出卧室就是洗手间,刘昊然没有犹豫走了进去,趴在马桶边把昨天吃下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床上的男孩坐直身子,伸了一个懒腰。他身上有些凌乱的白色衬衫解开了上面几颗扣子,露出内里白嫩的肌肤;纤细的手指握成拳,舒展的身体展现着他的完美曲线;半眯的眼睛透出清澈又凌厉的光,淡淡的泪沟又衬得他乖巧可爱。

一个懒腰后,男孩走下床,悄声无息地靠近浴室。

刘昊然刚清理好自己,顺带洗了下脸,身后就突然响起一个人软绵绵的说话声:“你现在怎么样呀?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刘昊然猛地回头,看到了懒懒地倚在浴室门边的男孩。

“嗨~”

男孩偏头笑起来,露出一个深深的酒窝,抬起手和刘昊然打了个招呼。

“忘了说啦,我叫张艺兴,你叫我艺兴就好。昨天你喝醉了,我看你身边也没有朋友跟着,怕你晕在大街上没人管,就把你带回家啦。”

“啊、艺、艺兴,你、你好,我叫刘昊然。”刘昊然看着笑得温和的张艺兴,不知怎的有点结巴,耳朵尖也变得微红起来,“谢谢你。”

“没事。”张艺兴直起身子,走到洗手台旁,拿起挂钩上的毛巾给刘昊然擦了擦他脸上悬挂的水珠,“你要洗个澡吗?我有一套比较宽松的衣服,应该合你穿。内裤的话,我可以到楼下给你买一条。”

“啊、好,谢谢。”刘昊然微微低头躲过和张艺兴的对视,却向他暴露出他发红的耳廓。

张艺兴的声音很好听,清清亮亮的,像是夏天刚从冰箱拿出来的汽水,滋滋地冒着甜泡,尽管说的话多也不让人觉得啰嗦。

“那我先走了,你慢慢洗吧。”说罢张艺兴就准备离开浴室,又在快把浴室门关上的时候把门又打开,眼睛亮亮地和刘昊然对视着,

“以后不要再喝那么多酒了,不然又在大街上随便找了一个人抱了上去不肯撒手怎么办。”

张艺兴语速飞快地说完这句话,想了想又加了句,“昨天你抱上我之后就再也没有松开,劲可大了。”

话一说完,张艺兴便快速地将浴室门关上,只留下在听清他说话后脸色爆红的人呆楞地站在原地。

“还不是因为你太香了,不然我怎么会那么随便地抱别人。”脸还红着的人边调试着莲蓬头的水温,边愤愤地想。

2

刘昊然洗完澡穿戴好后走出浴室,向客厅过去。

张艺兴的衣服对于比他高将近10厘米的刘昊然来说确实有点小,但还是算合穿的,而且带着些许张艺兴的气息,干净清新;刘昊然边走边观察着周围,发现张艺兴的住处很干净,不算太大却很有格局,设施简单,让人看着很舒服。

客厅里,餐桌上已经放了两份早餐,三明治被切成几块,整齐地摆到白色的碟子上;两块面包片里碧绿的生菜、诱人的培根和金灿灿的煎蛋露出来,勾起人食欲。而张艺兴正坐在桌旁,盯着碟子边缘发呆。

“嘿,艺兴……?”刘昊然轻声唤那人,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嗯?”发呆的人回过神来,报以刘昊然一个灿烂的笑容,颊边的酒窝深深陷下去,“怎么啦?”

“我洗完澡了。”看着张艺兴的笑容,刘昊然不知怎的脸又有些开始发热。

“啊,好。”张艺兴起身,“你先吃吧,我也去洗个澡。”

张艺兴洗澡洗的很快,不一会儿就出来了。到刘昊然面前时,他身上还带着还没完全散去的水汽,白衬衫搭配浅蓝色的牛仔裤,浑身少年气息。张艺兴在刘昊然对面坐下,拿起另一份早餐开始慢慢地吃。

张艺兴吃相好,尽管吃的只是普通的三明治也让人看着也胃口大开,刘昊然盯着他看着看着就不记得自己在吃早餐了,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专注地看着张艺兴。

或是刘昊然的眼神太过热烈,张艺兴从专注的食物中抬起眼来,正好与刘昊然对视。

张艺兴看着对方面无表情的脸,停止了咀嚼,眨了眨眼,不确定地开口问道:“我脸上……有什么吗?”

刘昊然像是突然回过神来,瞳孔猛地一震,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粉起来,迅速移开自己的视线,想假装无事发生却不小心被嘴里的食物呛到。

“咳、咳咳。”刘昊然剧烈地咳嗽起来,张艺兴连忙起身给他倒水。

“你没事吧?”张艺兴在看着刘昊然喝下水后问道。“没、没事。”刘昊然摆摆手,心中暗暗谴责自己刚刚盯着别人看的行为,又庆幸着这突如其来的小事故掩盖了方才他的脸红与不知所措。

吃过早餐后,刘昊然便用手机联系了唐仁。

唐仁还没睡醒,被电话吵醒后尚未从醉酒中完全缓过来,没有详细问他去了哪里,给刘昊然含含糊糊地报了地址便又倒头睡去。

刘昊然给张艺兴报了地址,张艺兴便抄起家钥匙放进裤袋,穿上他的一脚蹬,然后对刘昊然笑笑:“走吧,带你回家。”

tbc.












前面的剧情在试阅噢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试阅

机场玻璃窗反射出天空绚丽的云彩,夕阳的余晖一点点消散,夜色逐渐充盈窗外的景物。一盏盏路灯亮起,那大片大片汇聚的灯光与落地窗前一个高大的身影形成对比。那人拖着一个行李箱,已经在这站了许久,像是在等谁,等待的人却迟迟未到。忽然,镜中一个矮小的身影悄悄地向他靠近……

“嘿,刘昊然!”矮个子突然拍上高个子的肩膀,还大吼了一声。高个子被他吓得一抖,随即扭过头来看这个喊他名字的人。

“哈哈哈哈哈!Welcome to Thailand!不好意思让你久等啦,我就是你滴舅舅,唐人街大名鼎鼎的侦探唐仁啦。你知道我是大侦探嘛,有很多案子要办,刚刚就是在办一个大案子啦。”唐仁脸上堆满笑意,一大段带着口音的普通话霹雳吧啦地就讲完了。

“噢,好的。”刘昊然扫了一眼唐仁,尽管从他看出了他话里众多的破绽,不过还是选择不点破。

“哎呀不要那么拘谨啦!泰国可好玩啦,这几天就在这里好好嗨皮吧。走啦!”唐仁拉着刘昊然走出机场,坐上他的摩托,带着刘昊然往这座灯火辉煌的城市的深处驶去。

夜店里,穿着暴露的舞女在不停地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喧闹的人群中多数的人都在举杯品尝着这脱离平日枯燥生活的欢愉,而坐在一个沙发上的刘昊然则快被几个围着他的女生挤成肉酱,只能手忙脚乱地应对这一个对他的抚摸,又躲避另一只要碰上他的大腿的手,紧张得不知所措。

这时,唐仁拿着几瓶酒过来,然后一股脑放到刘昊然所在的沙发旁的桌子上,将刘昊然前的杯子倒满酒。

一个白色的泡腾片被放进酒杯,酒浆底部升腾起细小的气泡,随即便被推向刘昊然。刘昊然趁着唐仁不注意从人堆中伸出手来快速地将自己的和唐仁的换了过来,紧接着身边粘着他坐的女生便开始给他灌酒。

辛辣的液体滑过喉头,刘昊然皱着眉喝下一杯又一杯酒。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眼前的事物开始变得迷幻,大脑却越发精神起来。

“你、你那杯也……”刘昊然抓住眼前喝嗨了的唐仁质问他,却因为喝醉变得有些口吃。

“你喝了我那杯?”唐仁从一开始突然被他抓住的疑惑变成兴奋,哈哈大笑起来,“我那杯料更猛啦!”说罢他便又转身融入到了疯狂的人群中。

刘昊然的神经早已被酒精麻痹,行动开始不受控制。他起身走出夜店,在街上乱逛着。

这里的所有人都在享受着脱离日常生活的条条框框的自由,每一处都是放纵的,每一处都是快乐的,每一处都是疯狂的。刘昊然看着街道两边接连的夜店和狂欢的人群,也不禁被他们感染得兴奋起来,嘴角染上了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意。

酒的后劲上头,他眼前的景象变成了一团又一团虚影,喧闹声和夜店里透出来的音乐最后都被他过滤成了嗡嗡声。在最后失去意识前,刘昊然只记得一对温柔狭长的眼睛,和萦绕在鼻尖的淡淡奶香。

一个试阅!ooc 有私设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如果我想好了标题大概会在暑假开始正式更新……吧

昊兴tag真的好冷啊 我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