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兴兴兴兴兴兴儿

圈名林曦颜 底线张艺兴

Adonis Baby 6


很多唐人街探案剧情

大量原作台词出没

文笔很烂

标题出自《Bloodstream》—Transviolet歌词

ooc

私设如山

昊然一紧张就会有点口吃(大概吧)

6

屋内的气氛很奇妙,阿香正打量着坐在沙发上手乖乖地搭在膝盖上的张艺兴,刘昊然还在生唐仁的气,脸上写满了“我不高兴”四个字;唐仁溜溜地转着眼珠偷偷瞄着刘昊然,又有时看向张艺兴。

“你说,你想跟他们合租?”阿香打量了好一会儿眼前白白净净的人,一脸怀疑地问。

“嗯。”张艺兴点点头,“我被我之前工作的地方赶出来了,租不起之前的房子,然后跟昊然刚好是朋友,就过来找他了。”

“他是你朋友?”阿香转头,问还气鼓鼓的刘昊然。

刘昊然眼睛闪烁了一下,垂下眼点点头,眼角漏出他尚未褪尽的莽撞。

“他是我朋友。”

“行吧。那你打算租多久?”阿香虽然还是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孩有些疑惑,但还是选择收纳下他。

“一个月。”张艺兴笑着回答道,嘴边的小窝深深地陷下去。


张艺兴和阿香到一旁去说租房的事了,只剩唐仁和刘昊然坐在客厅。

“你还能去哪里呀?”唐仁开口打破沉默,“反正还剩下十一天,你看我不开心,就少看。我再陪你玩十一天,也算是能交差啦。”

唐仁顿了顿,看了眼正在交租房费用的张艺兴。

“而且,他也可以陪你啦。人家说不好对你有意思呢,好好珍惜机会啦。明天就陪你去大皇宫。”

刘昊然嘴唇动了动,还是将想说的话咽下肚。


刘昊然走进房间想将他的箱子和背包放回原处,却意外地看到了一个不是他的行李。

刘昊然一愣,身后便传来张艺兴的声音。

“你好呀,我的室友~”


刘昊然红着耳朵僵着身子把行李箱放到了桌子上,又放到了地上,又拿上桌子,又放了下去,循环反复,最终自暴自弃地坐到椅子上用手捂上了脸。

“怎么了?我这么可怕?”张艺兴看着刘昊然从得知他们要住同一间房时到现在的反应,不禁有些好笑。

“没有的事。”刘昊然的声音闷闷地传来。

“那你在干什么?”

“我、我无聊,锻炼身体。”

张艺兴听到刘昊然的解释后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想了想又问他。

“今晚同床睡?”

“啊?啥?什么?”刘昊然一惊,原本捂着脸的手拿开,还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

“问一下而已嘛,那么紧张干什么。”张艺兴偏头向他眨了眨眼。

“噢、噢。”刘昊然又把手捂上自己的脸。

好像脸更烫了呢。


刘昊然跟张艺兴一起打好地铺之后,就二话不说瘫了上去。

“你,睡床去睡床去。”刘昊然催促着张艺兴,却又避开那人的视线,装作脸不红心不跳满不在乎。

“好。”张艺兴的声音又染上些许笑意,像夏日里清凉的汽水,打开还欢快地滋滋冒着气泡,听着就心情愉悦,“谢谢。”

空气中又有不明不白的暧昧分子在偷偷发酵,刘昊然躺了一会儿之后又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飞速地起身从行李箱拿了东西又迅速闪身出了房间去到过道,留下一句“我去洗澡了”便消失在张艺兴的视线里。

真可爱。

张艺兴坐在还存留着些许刘昊然气息的床上,酒窝深深地陷下去,看着外面的过道如是想道。


屋内萦绕着夏日的热气,地面微凉,紧贴着刘昊然手臂的肌肤,安抚着没有空调的燥热。

“昊然。”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刘昊然发呆着发呆着也没有睡着,张艺兴却忽然开口喊了他名字。

“怎么了?”刘昊然很快便给出回应。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张艺兴的声音有些沙哑,带上了些难以觉察的笑意。

睡不着啊。刘昊然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想着你一点都睡不着。

又过了一会儿,张艺兴又开口。

“快睡吧。”

微低沉的汽水音轻轻地飘进刘昊然的耳朵里,他慢慢升腾起一阵困意,在半恍惚状态下翻了个身,便睡着了。

张艺兴听着刘昊然变得平缓的呼吸声,也慢慢陷入了睡眠。




tbc.









写长篇好困难啊 哭泣

评论(2)

热度(19)